七美島上酷熱的下午,彷彿可以把人烤成小卷乾。 起先是為了躲太陽而找到了這個地方, 沒想到太陽下山了,我們也黏著不想走了。

咕咾石翻新的古厝, 既古又新,似乎獨立於七美島上的任何時空。

在古厝裡點一杯冰滴咖啡, 聽老闆細細說著鄭家莊的由來 (這裡住著的據說都是鄭成功的後代,族譜上可以看到鄭成功的名姓,聽說原本也有鄭成功的畫像,可惜七美島上的習俗不喜舊物,否則留著的話搞不好連七美島都買得下來了)。 風,從窗櫺涼涼的吹來。兩隻小花貓在門檻上嬌嬌地伸起懶腰。
 

Previous reading
菊島清峰海產店
Next reading
東澳粉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