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吊橋、沿著山路小徑,耗費一番工夫,
終於來到人煙罕至的舊達來部落。

舊達來部落舊時為排灣族的部落,自從遷到橋的另一頭之後,這裡,只提供遊客文化觀光之用, 然而舊的遺跡多半完整保存下來。 我生平第一次住進大頭目家的石板屋,大大的石板冬暖夏涼,連屋瓦的陳列都能說上一段排灣神話的故事。(據說原來以石板覆蓋的屋瓦常常漏水,於是頭目跑去請教排灣族的守護者百步蛇,百步蛇教頭目學牠身上的紋路排列屋頂,從此排灣族人有了美麗又耐用的居所)

或許因為人煙罕至,造就舊達來部落一種遺世獨立的美。抬頭望是遼闊的山巒,低頭看又有一大片青翠草地。爬上高高的瞭望台,放眼望去,盡是閒情。

這兩天中,我們燒琉璃珠、編花環、削弓箭、射山豬。然而最難忘該是草地上的營火晚會,大家圍坐在草地上,聽Mulinung Taliladang兩位可愛的排灣族堂弟(此二人為大名鼎鼎的“黑旋風樂團”),一邊以爽朗而開闊的嗓音唱入人的心坎裡,又冷不妨胡鬧一陣逗的大家笑出淚來。

然後,伴著月光,我們手牽手在草地上跳起舞。中國的、義大利的、印度的、美國的,來自四面八方的外國朋友與阿美、泰雅、排灣各地台灣的原住民小姑娘,我們手拉著手在草地上搖擺穿梭。

猛然在放肆的笑聲中會有幾分感動。
原來世界大同不過就是和不管是哪種膚色的朋友,一起開心的唱上一首歌、一起熱烈的跳上幾支舞。
在那還有戰火的地方,真希望把我們的歌聲傳到那裡去。
 

Previous reading
台南謝宅
Next reading
坪林採茶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