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三點半的的台北漁市場。

在台北人都還沒睡醒的清晨,有一群人老早就起來工作了。台北漁市場裡黑夜如晝,人來人往。

隨處可見手上拿著兇器 (勾魚籃的長勾) 的人們,紅紺、虱目、吳郭魚,還有更多叫不出名字的魚貨,一大籃一大籃的躺在地上,等待識貨的買家。

拍賣台上的漁貨拍賣官,嘴裡彷彿祝禱般唸誦著數字,台下買客暗潮洶湧,或用手勢、或用眼神不停向拍賣官出價,幾秒鐘之內勝負已定,買家拿出印章蓋印,拍板成交。

丁課長說拍賣官要能分辨漁貨的市場行情,要能洞悉賣家的眼神手勢,還不能報錯價格,是非常高深的工作。一般都要20幾年經驗的人才能勝任。

他之前第一次站上拍賣台時,胃痛了一整天。不過,雖然如此,拍賣官的本事就是,在茫茫人海中,第一眼就能判斷出誰是最後會買下的人。「其他的我都不理他了」他自豪的說。

Previous reading
書集囍室
Next reading
台南謝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