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起源於中國,數千年來深深地影響我們的生活。

作為開門七件事之一,飲茶跟我們的生活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許多台灣人看見朋友,總是熱情地招呼一聲"來拎茶啦!"好像茶已經不只是茶本身,除了跟我們日常生活那麼親近之外,更是一種情感的媒介,在斟茶人與飲茶人杯肆傳遞間,問候親暱的話語必不可少,一杯一杯熱茶入喉,回甘的,卻是彼此間的情誼。

可是一杯茶的學問可不小,作為杯中的一抹青綠,他的滋味、濃淡、香氣,跟茶的生長環境乃至製茶技術密不可分。

今天,化身一日採茶姑娘。想要感受一下那一片片茶葉,是如何從枝葉上採摘下來,而又幻化為杯中的一抹青綠。

佛要金裝,人要衣裝。採茶姑娘裝扮一上身,動作都似乎有三分像了。(大笑)

採茶,長時間在太陽下曝曬,斗笠用來遮陽避雨。還有花不溜丟的袖套 (這種大紅大花客家布,一穿上馬上走在時代尖端),除了防曬,還可以用來防蟲叮咬具有保護作用。最酷的是連採茶的大竹簍都有了,五角的形狀,大大的口,用條繩子綁在腰間、背在身上,邊採邊丟,頗為方便。

我們一行人沿著山路走到阡陌縱橫的茶園,藍鵲茶園的柏鈞教我們要挑"一心二葉"的茶枝來採。"一心"指的是剛長出的新芽,"二葉"指的是新芽下的兩片嫩葉,用"一心二葉"做出的茶葉是一定要用手工採收,特別"選"出來的,和一般機器採收的茶葉,品質上有很大的差別,茶湯的口感也會特別好。

不知道的時候不知道,一旦明白了,就像孫悟空有了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妖魔鬼怪,眼睛裡原本中看起來都一樣的葉子,頓時好像"叮!叮!叮!"地分出不同。手起葉落,一心二葉一律不留活口。用手指輕輕掐住葉枝向左一掰,或許因為是新生的嫩葉,指尖彷彿可以感覺到折斷時的一股清脆感。那種觸感有點過癮。

尤其看到別人的茶簍一層一層地滿起來,手指不自覺就會加快採收的速度,深怕自己採的少了。然而我們手指笨拙,好像怎麼採就是一點點,不像這裡的茶農,長年練就一身武藝,可以兩隻手同時左右開攻(神技啊!)我們帶著成果回去的時候,還被茶農阿公笑虧,"我一個早上採的比你們20個人還多啊!"這…..阿公,那你再幫我們多採一點吼,乖。

採完茶,只是第一個步驟完成。
採下來的茶菁必須攤在陽光下進行日光萎凋。萎凋目的是使茶菁中的水份適度蒸發,減少細胞水份的含量,使鮮葉柔軟。
日光萎凋完後我們接著炒茶、揉茶和烘茶,用茶籠烘了兩個小時的茶,把茶葉烤乾後,一掀開茶籠看見跟茶葉罐裡那樣乾粒狀的茶葉,頓時覺得好有成就感!
迫不及待沖上一壺熱水,(因為當天午後下起大雨加上烤乾時間不夠長)喝進嘴裡的茶湯有一種生生的青澀的口感,但是,在這樣的雨天,坐在屋棚下喝上一碗自己早上剛採摘的鮮茶,還是有一股說不出的滿足啊!

Previous reading
三地門舊達來部落
Next reading
大溪老茶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