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溪老茶廠在2013年才重新開幕,這個歷史久遠的老茶廠因為早期為公家所有,連鄰近居民也不太熟悉。

今天,在老茶廠裡遇見了「小萬」,原是大益鮮美的小腿遭受小黑蚊攻擊,向小萬求救,商借青草膏,一時聊了起來,小萬口中喃喃說起老茶廠的歷史──建於1926年、占地1,670坪的大溪老茶廠,舊名「角板山工場」。

隱身在靜謐小巷弄裡,是座融合台、日、英式風格的綠建築,低調清新。在當時台茶興盛,外銷歐美達到巔峰的年代,將茶奉為「黑金」,老茶廠一天三班制,機器沒日沒夜不停運轉,盛產的日東紅茶每年可達600英噸之多。

無奈1956年一場大火,茶廠幾乎付諸一炬,所幸當年老蔣總統在前往角板山行館時,途中路經卻不見原本熟悉的茶廠,詢問原委後,下令工兵全力協助重建下,才得以讓這片寶貴的歷史遺產留存至今。(所以如果眼尖會發現,櫃台還掛著一張先總統的肖像)

大溪老茶廠真是個一眼就讓我喜愛的地方,它的建築有一種揉合了舊時代的創新設計感,很簡單、很乾淨、很舒服,它的茶罐設計也好,空間擺設也好,讓我感覺到一種經過時間淬鍊,不須過度包裝的自信與自在。

它的走廊與迴廊異常的寬敞,這樣的空間規劃讓人的身體不自覺的放鬆起來,還有一個令我喜愛的小地方──茶廠的風扇,當初因為製茶悶熱而設計在天花板的大型風扇,讓整個茶廠好像到處都有涼風吹拂,在這裡靜靜地看一本書 (茶廠裡到處擺放跟茶有關的書籍),就是一個茶香與書香四溢的下午。

藍灰色的窗櫺與斑駁樑柱、孔雀藍的造型層架、青藍色的大片牆面、水藍色的藝術畫作,藍色調的純淨多變 (他們稱這種藍為「大溪藍」,我非常喜歡,可是好奇茶罐有紅黑白,就是沒有這種大溪藍的顏色,甚是可惜!),灑落一地的低調復古,驅散了水泥鋼骨的都市習氣,卻有著令人沉靜而穩定的力量,一如在歷史洗鍊下,大溪老茶廠的舊時風華。

找個下午來大溪老茶廠喝杯茶,讓這種「慢慢來」的時光感,在心底悄悄回甘。
 

Previous reading
坪林採茶記
Next reading
羅特特眼中的拉勞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