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第一次參加了幸福果食「稻田裡的餐桌計畫」,在金山美麗的梯田山上,我們脫下鞋子踩在柔軟的泥土地上。天氣非常好,夕陽的雲霞倒映在水田中,美的像一場夢境的畫面。
然而,因為幸福果食在國內農村文創幾乎是具有指標性意義的團隊,所以雖然當時吃了一頓非常享受的餐會,可是心中不免有些質疑,稻餐的意義究竟是消費農村或是加值農村呢?

後來,在創業聚會中遇見了幸福果食的創辦人,彼此相談甚歡,家旗哥也力邀我去參加台中月光葡萄酒餐會的夢行者,實際看看他們在做的事。
第一天到的時候,葡萄園裡剛下過雨,除了清新的空氣、翠綠的葡萄藤之外,什麼都沒有。看著眼前的景象,有點好奇,美麗的餐會如何憑空變出呢?

可是到了第二天,我體驗到的卻是瘋狂的洗碗人生。整個上午下午,我們就蹲在酒庄的角落不停地搓碗沖水。一百多人份的碗盤餐具,洗到我腰都快挺不直了,心中不禁碎念:媽呀,我根本就是免費的洗碗工嘛!洗完了碗,夢行者們像勤勞的螞蟻一樣,開始東奔西竄,有的負責採買、有的負責SET桌子、有的負責現場布置,日暮之後,氣溫驟降許多,大家偎著寒風,還忙著在葡萄園中架起一盞一盞燈泡。

廖誌汶大哥現場執行力超強,人員的調度、菜色的挑選、架音響裝燈泡,樣樣難不倒,處事果決明快,一有什麼現場狀況馬上調整。去年餐會的嘉賓有採摘葡萄的體驗活動,不過今年因為兩次颱風重創,葡萄產量不足,腦力激盪後,乾脆換成葡萄酒瓶彩繪,沒想到效果出奇的好。

身為藝術總監的Aguce大哥,在我眼中,則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當大家在討論什麼活動的時候,他常常負責點石成金,加入一些巧思,就讓原本的點子提升到美的層次。
(當時彩繪酒瓶原本是要用紙盤讓大家擠顏料,我看著布置餐盤的芭蕉葉,尋思何不用它更有田野風情,點子一說Aguce大哥馬上說好,後來改為手掌大的芋頭葉,當我跟客人說要幫他們"現採"調色盤的時候,不少客人驚奇連連)
家旗大哥不用說,根本就是「獵人頭專業戶」,知道如何找到對的人,幫團隊加分。因為人對了,結果就會是好的。

一頓美麗的餐會,背後卻是無數人的心血。
上個禮拜當完夢行者,這個禮拜去餐會當來賓。有了這樣的經歷,吃起飯來特別珍惜。知道當我們飽食酒酣離開之後,還有一群人得默默拉起衣袖,倒下洗碗精……
希望讓更多人走進農村,體驗農村的價值,吃在地當季的食材、直接向農夫購買農產品。說穿了,這一頓飯,其實是一個美麗的幌子。他們期待的是,這頓飯,可以成為每個遊客認識農村的開始。

Previous reading
整座公園,都是我的美術館
Next reading
Sakinu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