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重量的名字

記得多年以前,Rita曾經在聯合報上看到一篇介紹日星鑄字行的文章,那時我們剛交往,心思不免多些。表面上不動聲色,心底暗自竊喜,日星鑄字行恰巧是相關客戶,等我弄來刻著名姓的鉛字送她,讓她開心。

沒想到Rita一收到禮物只顧著傻傻地看。她告訴我,當她將刻著她的名姓的鉛條惦在手掌上,一時之間有種奇特的感受,好像在天地玄黃宇宙洪荒中,一個人,突然有了重量。(這種文青級的話真的只有她才說的出口)

多年後的今天,我在一個客人的臉上,竟然又再度看到了當年Rita臉上的表情。

這位從內地來的朋友叫做商旭,家住北京。由我安排來台灣的旅遊行程,千里而來,沒有什麼珍貴的禮物可以送他。在我心中,日星鑄字行代表的不僅是古老的工藝,更是台灣對於繁體字與傳統文化的尊重。因此,每當有遠方的貴客來訪,我總是獻上幾許"銀條",作為字裡行間道不盡的心意。

然而,今天,商旭一打開盒子看見鉛塊時那種如獲至寶的表情,卻是遠超出我的想像。原來,這其中大有故事。商旭在北京當地的報社工作,經歷了活字版印刷報紙的年代,然而科技日新月異,才不消幾年時光,報業印刷幾乎全部被電腦排版取代。報社留下了大量的鉛字條,取之無用、棄之可惜,後來你知道怎麼著?(想的出來這種點子的根本就是天才),竟然把大把大把的鉛字條拿來排成中國的山水畫!!(古代人形容山水是"無字之書",兩者結合實在是神來之筆啊!)

想不到這小小的鉛粒竟然大大的牽起了我與這位北京朋友的兩岸情誼,更出乎我意料的是,商旭感動之餘,不知何以回禮,居然將手上的手工檜木佛珠送我,叫我又驚又喜、受寵若驚。(多年來,我手上向來不習慣配戴任何飾品,不過這份情意,我想是脫不掉的了…)

看著手上的佛珠,我覺得自己真是個幸運的傢伙。因為這樣的一份工作,有機會可以遇見帶著各種不同故事的朋友,縱使相遇的時光短暫,卻總有些不滅的火光長存在我心中。

by大益

Previous reading
台南教我的事
Next reading
奇美部落文化泛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