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很喜歡生命力色彩旺盛的國家更勝於先進的國家,所以我好喜歡東南亞,或許是因為緯度低陽光強,總覺得曬太陽曬得好開心。部落裡那神祕氣息、親近大自然又敬畏大自然的精神,一直是我所好奇卻又無從接近的。

清晨六點半集合,一路行經了台中雲林高雄屏東,在蜿蜒的山路上,車上伴隨著排灣族公主嘹亮清脆的歌聲和琴聲,在下午四點左右終於抵達台東拉勞蘭部落。雖然完全聽不懂他們在唱些甚麼,但竟也熱淚盈眶!

在行前先做了一些功課,因為知道在這部落裡有許多了不起的人物,而其中一位就是文章還存在國文課本裡的──撒可努(Sakinu)!

經搜尋資料後,對這位長者有著無比的崇敬;當與他面對面時,更會驚覺真正厲害的人物全身上下散發的氣場,根本不需要經由炫耀自己的豐功偉業或是排場來證明!說起話來幽默又能夠啟發人,真的是讓我印象相當深刻的一位。

撒可努肩上背著原住民的使命,畢生傳承著原住民文化,那裡有傳統的豐年祭,還有傳統的獵人學校。獵人學校裡專收女生,在冬天第一道寒風來襲時,他們讓部落裡的孩子入山,僅身著一件輕便雨衣,獨自和大自然融為一體,想辦法存活下來。人類有時實在太低估大自然的力量了,說到底,原始的我們,也只是大自然中的其中一種動物罷了。

而這個部落,他們希望孕育出來的孩子,正是能夠觀察大自然,洞察風將吹至肌膚的時機,對整個大自然敏感起來。

曾幾何時我們已經變成了待在開著冷氣的水泥房裡,被冷氣綁在戶內,忘懷外頭大自然的美好?就像撒可努說的:「我們的皮膚是應該去適應整個環境而進行調節的,而不是改變環境,逼環境變得符合我們的需求」
在這個部落的第一天,晚上的豐年祭讓我十分驚訝也十分興奮。

原住民父母親讓僅僅三、四歲的孩子,爬著用竹子架起的高竿,上頭掛著象徵榮耀的小米束,碰到後即是達標,可以下竿。

不管是誰家的孩子,大家一律鼓勵所有小男孩們上竿,替他加油鼓勵,在一旁的我也不自覺的完全融入這個氛圍,情不自禁地大聲替孩子加油打氣。

大家沒有間斷的舞蹈,不斷歡唱,有許多部落甚至是從台灣各地來的,各個部落融合在一起,部落和部落就如同國家和國家;他們需要彼此,也必須防衛彼此,維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

整個豐年祭在充滿音樂和舞蹈的歡愉中度過,但這麼歡樂的氣氛只到晚上十一點。

十一點之後是大晉階,即是部落青年的晉階儀式。滿天星斗,氣氛卻一點也不浪漫。

所有燈火一律滅熄,原本漂浮在半空中滿滿的音符也瞬間抽離,部落霎時間失去了原有的歡樂氛圍,變得一片黑暗,此時,他們升起了狼煙,要告知先靈,這裡即將有事情要發生了。

儀式的準備工作十分冗長,需要一批年紀比接受進階儀式小的男孩不斷重複的唱著聽來祥和卻又帶著蕭瑟感的戰歌,盤坐在旁,抬頭挺胸,稍有姿勢不對,立刻會有村裡的成年男子態度凶惡地糾正!場地排成ㄇ字型,三邊坐的是部落裡最資深的成年男子,而接受儀式的青年必須以高跪姿來遵從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

第一輪,接受晉階儀式的青年必須在經過白日的山訓、跑山路到山裡尋找信物後,經過酒精的洗禮,達到飄飄然的狀態,進入意識到時間之旅,也就是「薩滿」的狀態。施行儀式的成年男子會拿著整盆的啤酒,一盆灌完接一盆,吐出來的接在大臉盆裡,一樣得喝完,除非階級較高的成年男子說可以跑去吐,否則一律不准離開會場。族群對於階級的重視,從此可窺探一知。在身體進入極度痛苦的狀態後,部落裡的長輩一一出來把接受大晉階儀式的青年推倒、撂倒。青年必須在數秒內立即站起,否則算是沒有通過,明年再來。

第二輪則是一樣,繼續灌酒,一樣到了薩滿的狀態後,青年必須抱著甕,部落長者會拿著芒草束,往他身上猛打;象徵著在身體極度痛苦的狀態下,一樣要保護自己的妻兒以及部落。

第三輪也是先經過酒精的洗禮,最後終於能站在甕上,頂天立地的大聲說話!
並且得到通過大晉階考驗的青年才有的衣服和頭飾!交到最美麗的女朋友!

在部落和部落的交流裡,「酒」是相當重要的一種文化,因此他們必須訓練出能夠承受各種狀況的優秀青年;精神不被身體狀態牽著走,就算身體不行,意志力也必須在。

過程中,原住民性格裡那韌性、堅忍不拔的一面,完完全全顯露了出來。青年痛苦的忍著吐意,同齡的朋友想衝上前幫他喝下,青年大聲一喊「我可以,你們不用過來!」那種身為男人的威嚴,讓我起了雞皮疙瘩。撒可努說,每個孩子身上都有圖騰,你要做的只是喚醒他,啟發他。

「我是誰」這個問題,我想是每個人或多或少,活著就是為了證明這個的吧?我們不就是想證明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所以形成了外在的形象嗎?包含撒可努、接受晉階儀式的青年、你、我,我們都在追尋屬於自己的位置,或是說自己想要的樣子。「我是誰」並不只會因為你的家庭或是種族、膚色、長相而有影響,你是誰,取決於你皮膚下流著的血液脈動、你的思想,才決定了你是誰。

思考這件事很可怕,因為一旦你站上這條道路,就沒有辦法停下來了;就像撒可努說的,你已經站在樹上看過風景曬過太陽,就無法繼續僅在樹下乘涼了。
 

Previous reading
大溪老茶廠
Next reading
菊島清峰海產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