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認識的所有茶人之中,林應周大哥算是非常特別的一位。
粗獷的外表、健壯的體型,可是說起話來比誰都溫柔。

那天跟著應周大哥的車,一路從日月潭開上曲曲折折的山路,終於從雜草蔓生的小徑中,看見了應周大哥的秘密基地。那是一片得天獨厚的茶園。往右邊看去,剛好可以眺望美麗的日月潭,往左邊看去,又是整片山谷的梯田。

望著整片翠綠的茶園,大益嘆道:「這個地方太漂亮了,可惜少了一個喝茶的地方。」

只見應周大哥竊嘴一笑,後車門一打開,像變魔術一樣,活生生幫我們變出了一桌茶席。咱們屁股坐的是三好米的米袋,後車門用來遮陽避雨,應周大哥隨手拿出煮茶器具與自家種的茶葉,看來便是有備而來。

應周大哥對於身上使用的器物,皆有一種愛惜之情。從淘寶買的瓦斯燈,跟國寶級陶藝大師特別訂製的茶杯,從杯緣形狀、杯身顏色、杯子敲擊的聲音,仔細地同我們介紹它們的好,那口吻竟彷彿眼前的器物都有了生命。(想來能當應周大哥的茶杯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啊!)「一點瘋狂一點痴」大概就是形容應周大哥最貼切的字眼了。

一邊喝茶,我隨意翻了翻包包,竟然發現台南小瑛姐姐做的手工餅乾裝在玻璃瓶中。剛好一人一片,四個人美味地品嚐著,搭配清香的茶湯入喉,心底覺得無限滿足。

在大地山河之中,我們席地而坐。
眼前有一口又一口溫熱的好茶,等待著我們。
而那正是當時的我們唯一想要的,
多麼幸福啊,我們四個傢伙。

 

Previous reading
詩人林彧
Next reading
圍爐煮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