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奇怪,所謂緣分到底是怎樣的呢。

很久之前在雜誌上看過林彧大哥的介紹,雜誌以春光茶旅行為題,文中提到林彧大哥以詩人身分開起茶行,雅興不減,往往替茶取上"冬霧"、"凝神"等美麗的名字,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厚著臉皮打電話去叨擾,沒想到林彧大哥爽朗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來,「剛好我今天要跟幾位詩人去爬山,不如一起來吧!」

就這樣,我們和林彧大哥、楊子澗大哥、尹凡大哥、美麗的玉芬姐有了竹亭一聚。這一聚,當真要笑破我的肚皮。

詩人,大概是世界上最豪爽率真的動物吧。這一點特質在茶桌上一覽無遺。

一晌,眾人聊起老家種什麼。

或種瓜、或種茶,尹凡大哥一聽,妙回「阮叨?阮叨攏種"人"啦!」
「"種"人?」
「阿兜墓仔埔,攏死人骨頭,不是"種人"?」
尹凡大哥的語調之生動、用詞之生猛,一出口讓眾人笑到差點沒岔氣。
又一晌。

林彧大哥先聊起三顯堂茶行名稱,因為祖先五世種茶,故以祖先名號為由來。尹凡大哥略帶挑釁的問「幾百年前的事情如何得知?」沒想到林彧大哥也不是省油的燈,「附近鄉里耆老,不會去問?老是依賴書籍,人好好活著在那裡就是要給你問的啊!」

話語未畢,大益竟冷不防問起。
「咦,林彧大哥,聽Rita說你們是詩人,你們是做什麼的可以自己介紹一下嗎?」
我一聽大驚,好像學電影的人叫侯孝賢自我介紹拍過什麼電影一樣瘋狂,真巴不得當場把大益也"種"進土裡。
只見林大益一臉無辜,「不是啊,人好好活著在那裡就是要給你去問的啊,不是嗎?」
此話一出,又讓眾人差點笑昏過去。
素昧平生的我們因著一頁舊雜誌、一通電話、一杯茶所串起來的緣分,說來比緣份還緣份,比詩更詩吶。(笑)
 

Previous reading
九份山城
Next reading
茶人林應周